他的生活质量/他的社交圈里活得最好的人的生活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文章 文章热度:

他的生活质量/他的社交圈里活得最好的人的生活

  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这就意味着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季节。长大了之后发现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快,不知不觉间,迷迷糊糊地就过去了一年半载。自从大半年前开始租房起,我几乎一直处于家里蹲的状态。社交也不是完全没有,隔三差五也会出门吃个饭逛个街,但是日程计划式的任务是没有的。前半年还能说在学习,没有彻底变成一个废物,然而临近毕业的最后一学期,拖延着低效地忙完了春招和毕设之后,发现还有一个多月的空闲时间无所事事。
  我看着白花花的墙面,身体对床已经产生了成瘾的依赖性;我觉得我已经无法用大脑进行高强度思考,就连“坐”这件事都变得无比困难。每天的生活就是睡觉,在睡觉的间隙吃个外卖,玩手机玩累了再打开投影仪看看电影,无比惬意。昨晚看了一部日本电影,名叫《不求上进的玉子》,全程有一种自己的生活被偷窥了之感。玉子大学毕业后开始家里蹲生活,外表邋遢,很少出门,不做家务,社交恐惧,没有朋友,成天躺着看漫画和电视,在简历上个人特长一栏只写下四个字“观察人类”。这大体上也就是我的生活状态了。我试图做许多有意义的、积极的事情,却无法用任何理由说服自己开始行动,因为坚固的意志被瓦解,解构后意义缺失,没有奖赏,做什么事情前都一眼望到虚无,便懒得坐起来,站起来,走出家门。
  对于即将到来的社畜生活,我感到恐惧。懒惰社恐如我是否能够一下子适应陌生环境下995的工作,这是我难以想象的问题。租房也是件麻烦事,在找到合适的房子之前,我不得不每天花掉两个多小时在往返途中。扣掉起床到出门前和回家后到睡觉的生活必需时间,我甚至无法拥有足够的睡眠。然而我没有底气去反抗这一切——除此之外,我又能做什么呢?旧资本主义时代被剥削的劳工,他们除了劳动力一无所有。现在的劳工有了Tittytainment,有了基本的生活保障,有了高等教育背景,有了可以在线装逼的互联网,有了些闲钱,一切都好起来了。我终究还是庆幸自己能找到一份薪水足够养活自己的工作,但我也没想清楚未来的打算。我大可根据精英社区知乎上网友的高见列出几条光明的出路,以出国读成功专业为跳板,以技术移民为目的;也可以混迹于家里蹲贴吧,像三和大神一样混吃等死。对于做选择这件事,我始终抱有巨大的恐惧,小到吃饭点菜,大到人生规划,因为选择意味着风险,而我胆怯懦弱,希望薛定谔的猫箱永远不要被打开。
  这些日子我真正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大多数人的幸福感与他的社会阶层其实毫无关系,而是取决于(他的生活质量/他的社交圈里活得最好的人的生活质量)。三和大神们当然不会拿自己和MIT的CS Phd相比,身边的老哥泡到了俊俏厂妹,或是找到了一份待遇优厚包吃住的技工工作,就足够令人眼馋的了。我长期在精英社群里生活,总觉得自己是最差的那一个,不断拿自己和他人比较,使得生活的幸福感跌进了谷底。而一旦我把生存坐标系平移到普通人的刻度上,变得不求上进,不思进取后,我就变得容易快乐和满足——最简单的,当你卸载知乎,打开百度贴吧时,你就会觉得人均清华北大、人均金融计算机、人均年薪百万的知乎社会其实不过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很小的子集罢了。我不知道贩卖时代焦虑的受益人群是谁,这背后深刻的心理学动因我未曾探究过,追求上进、见贤思齐本身是好事,然而过于推崇成功学和不具备可重复性的励志故事只会导致心理的畸形。至少对于我来说,可能我并不具有成功人士的潜质,励志电影再不能激起我的肾上腺素,倒是越来越喜欢日本乡村文艺片了。
  当下,人类到底在做什么?我实在不能够理解。以我极外行的眼光来看,最顶层的人还是在玩老套的、关乎权力和利益的游戏,往下是一层一层形成制约关系的棋子,这格局从未改变过,即使内容不断改变。很久以前,我幼稚地觉得世界上唯一值得做的工作就是科研,因为只有科研是将人类认知的边界向外推进的,而其他的工作不过是在维持现状罢了。现在,我平静地想,一切工作都差不多有意义,也差不多没有意义:知道的多,积累了更多的宇宙知识,也不能说就是有意义;维持现状,西西弗斯式推动巨石,也不能说没有意义。科技不断发展,催生出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不能说有没有意义,只能说挺好玩的。为了摆脱宇宙终结,人类灭绝之前漫长的无聊,大家总得做点事情打发时间,打打牌或者打打仗,做美梦或者拍电影。人的一生,几十年也够长的,为了打发死掉之前的几万天,大家总得在开放性的世界里做点事情打发时间,比如工作、谈恋爱、买房、结婚生子等等,这些是资深老玩家的推荐路线,第一次活着的人不可不读的新手攻略。很少有人提出异议,因为采用小众玩法的玩家不多,因此不被提倡。说实话,我玩到现在有好几次想退游了,但还是有些留恋每日奖励和不定期彩蛋,同时又下不了狠心主动删号,于是依然佛系地玩到今天。有时候我也想学那些顶尖玩家一样苦练技能,闭关修炼,熬夜升级,成为人生赢家,但每每一想到这不过是个随时会被删号的游戏罢了,就没那么多勇往直前的动力了。
  这么想来,家里蹲也并不是一种很差的状态,相反,我觉得很平静愉快,只是出于道德和现实的考虑,我不能继续啃老,所以趁年轻体力好,先打点工,攒点钱,等干到干不动了就回去继续蹲。到那时,人类社会给予我的方便和我改造世界的劳动应当基本持平,谁也不亏欠谁了。
下一篇:跟意大利CEO接触的每一次都令我产生辞职的冲动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