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的遗憾都不如知悉一个好人的去世
栏目分类:闲聊日志文章 文章热度:

心上的遗憾都不如知悉一个好人的去世

  周日的傍晚,突如其来忽然想关心一下发小B的父亲。那个电话打得我自己也莫名其妙,最后瞎扯了些别的凑活,没几句就挂了,估计是我们俩之间耗时最短的长途电话。
  周一的时候她说她父亲没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认识她的两个长得完全不像双胞胎表妹,都不太脸熟她父亲。不丧偶,也不是离异,但她就这么被她妈妈独自拉扯大,偶然问起,都是一句话带过。今年她父亲退休年,据说并不准备以后回来一起生活。
  我以为日子就这么过,偶尔相约出去玩,偶尔在她家过夜,三个女人没什么要在意的。一年只要记住一两个节日她父亲要回来不去打扰。
  两个月前她仓促嫁人,仓促在准备时间短得不合理,老公倒是长跑了很多年。一个月前知悉她父亲确诊胃癌晚期,已扩散。
  他不是我认识的父辈中年纪最大的,但却是走得最突然的。这种感觉很奇怪。
  因为不熟悉,心上的遗憾都不如知悉一个好人的去世,致哀都不知道怎么说,毕竟我所关心的人在讲的都是流程,好像做完了表面功夫就足够,哀伤并不存在,最后只好礼仪性表示摸摸。
  我继续按我的原计划去看了一场电影,讲的父爱,主旨足够突出,细节不要深究,最后打出献给所有孩子,献给所有父亲。
  电影里的父亲其实已经足够及格,还会说,请原谅我是第一次当父亲。
  现实里,又有多少人第二次当父亲都不合格。又有多少人有第二次当父亲的机会。又有多少人第一次当父亲不合格得理所当然呢。
  世人说,父母一辈子在等子女感恩,而子女一辈子都在等父母道歉。这句能成流传,应该说明是个普遍现象。
  我时常好奇我半血缘的姐姐怎么看待我们父亲。父亲一直否定他的这段过去,连带着对这个女儿也仿佛是个陌生人。不过她已经成了家,有了个眉眼很像我们父亲的儿子,仿佛一眼能看见他长大的样子。血缘这种东西真的很奇妙。
  父母子女,说到底是不普通的人与人罢了,有的人生而同之,有的人生而不同,各过各的生活罢了。
下一篇:我们两个归来的人逐渐从一年一见面起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